法定数字虚拟货币渐行渐近

时间:2021-09-07 00:43       来源: www.taibaopm.com

中国法定数字虚拟货币正渐渐升温。日前召开的人民银行2021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指出,上半年“法定数字虚拟货币封闭试点顺利启动”,下半年将“积极稳妥推进法定数字虚拟货币研发”。除此之外,还有消息指国有大行正在深圳等地测试数字钱包应用,为数字虚拟货币落地进行测试筹备。

专家觉得,广东金融科技行业相对发达,对数字虚拟货币的承载有天然优势,将来或可为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持续拓展提供有力支撑。

出处:南方日报

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致

简而言之,数字虚拟货币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是央行负债,具备国家信用,与法定货币等值。国内央行正在研发的数字虚拟货币被简称为“DC/EP”,其中的DC是“数字虚拟货币”(digital currency),EP是“电子支付”(electronic payment)。此前,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对其进行了明确概念,即“其功能属性与纸钞完全一致,只是数字化形态”“是具备价值特点的数字支付工具”。

数字虚拟货币有三个特征:其一,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的定位是“流通中的现金”。它不计付利息,可用于小额、零售、高频的业务场景;用时应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筹资等规定,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大额及可疑买卖向人民银行报告。其二,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是法币,具备法偿性,企业不可以拒绝同意数字虚拟货币。其三,央行数字虚拟货币采取的是双层运营体系。央行先把数字虚拟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部分机构兑换给公众。

今年4月,一张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在农行竞价推广账户内测的照片曾在网上流传。随后,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研究所就针对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内测一事作出了回话,称目前网传DC/EP信息为技术研发过程中的测试内容,并不意味着数字货币正式落地发行。“数字货币现在的封闭测试不会干扰上市机构商业运行,也不会对测试环境以外的人民币发行流整体系、金融市场和社会经济带来影响。”

尽管法定数字虚拟货币尚处于测试阶段,但中国仍大概成为最早应用数字虚拟货币的国家。

金融剖析师肖磊同意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就严格意义上的官方数字虚拟货币而言,中国是最早测试的国家。其预计,数字虚拟货币从测试到落地竞价至少需要一至两年时间,期间需要对用场景的拓展,与商业实体的软件也就是数字钱包的普及。“假如可以内嵌到现有些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系统,落地可能会更快。”

“总的来讲中国在这方面是走在前面的,市场已经有了迅速进步,自然引发了法定数字虚拟货币研发的需要,而且央行一定要把握主导。”植信资金投入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在此前的采访中对记者表示。

数字虚拟货币与移动支付有什么区别

早已习惯用微信、支付宝、云闪付等移动支付工具的消费者不禁会问:数字虚拟货币与现有移动支付工具备什么不同?

对于这个问题,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是法定货币,而微信、支付宝、云闪付等只不过支付方法。“具体来讲,机构或个人不同意移动支付付款,在法律上没问题。但拒绝用户用现金或数字虚拟货币付款就是违法的。”

肖磊也指出,数字虚拟货币的信用等级最高。数字虚拟货币的最后信用保证是央行,即国家信用;而移动支付的信用保证是腾讯、阿里巴巴等商业机构,网上银行支付等方法的信用保证是银行。

从用户视角看,董希淼觉得,央行数字虚拟货币用范围更广,具备无限法偿性和强制性,而其他支付方法并没这个功能。相比非银行支付方法,央行数字虚拟货币安全性更高、用范围更广,而且不需要绑定银行竞价推广账户。

数字虚拟货币的到来,会不会影响目前支付格局?对此,肖磊觉得,对于移动支付而言,数字虚拟货币所带来的是支付介质的变化,而非容易的支付途径。“现有些移动支付仅需接入数字虚拟货币模块就可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不过相比网上银行年代,数字虚拟货币年代可能也有不少用户会直接用银行的数字钱包来支付,跳过第三方支付平台,这一点还需要持续关注。”他进一步指出,数字虚拟货币是对底层商业买卖的进一步重构,在便捷性方面将比现有移动支付更上一个台阶,“譬如移动支付离线就没办法完成”。

支持在大湾区拓展应用试点

来自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的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广东移动支付买卖45.37亿笔,金额11.95万亿元;近3年移动支付买卖笔数和买卖金额平均增长37.97%、16.35%。

作为移动支付大省,面对数字虚拟货币带来的变革,广东筹备好了吗?

事实上,目前阶段数字虚拟货币已先行在包括深圳的多个城市进行封闭试点测试。日前,《深圳贯彻落实<关于金融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建议>行动策略》颁布,提出“积极参与、支持、协调人民银行数字虚拟货币各个场景应用在深试点等系列手段任务”。

从省内金融管理部门负责人最近的看法来看,广东正为数字虚拟货币的测试、场景应用谋求更多空间。

比如,在第二届粤港澳大湾区金融进步平台上,广东地方金融监管局局长何晓军说:“广东将进一步鼓励革新,深化与港澳在虚拟银行等方面的业务融合,打通数据壁垒,革新数字虚拟货币场景运用,让现代金融科技更好地服务于整个大湾区的建设和进步。”

人民银行广州分行行长白鹤祥在《中国金融》发表文章称:“支持在大湾区率先拓展数字虚拟货币支付场景应用试点,推进大湾区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成为数字虚拟货币投放运营试点机构,鼓励共享经济平台企业、零售平台企业参与数字虚拟货币支付应用试点,加快公共服务部门对数字虚拟货币应用开放,积极拓展数字虚拟货币支付应用场景,推进数字虚拟货币在大湾区率先落地应用。”

“将来在大规模用之后,广东应该是一个尤为重要的市场,发达的商业、集中的人口与广泛的对外贸易,这部分都可能会成为央行数字虚拟货币持续扩展的支撑。”在肖磊看来,广东是金融科技很发达的区域,对数字虚拟货币的承载有天然优势。

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同意其看法或证实其描述。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