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合约为区块链应用打开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时间:2021-07-05 07:04       来源: www.ikeydo.com

数字资产。



智能合约。


智能合约是账本中具备可实行属性的数据记录,它的内容在特定环境下会被触发实行,完成特定的业务逻辑计算。触发方法有空闲驱动(如抵押赎回)、事件驱动 (如遗嘱实行)、条件驱动(如对赌协议)、钱货两清(如无人工厂)等。智能合约是对“账本”的重大拓展,为区块链的应用展开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电子政务与数字公证。从大家已经见到的材料看,区块链已经开始被用于公证、慈善、选举、民调等范围。(战乱缠身的乌克兰,在借助区块链作为选举基础设施方面,走在世界的前列)。

虽然区块链技术先进新颖,但大多数资源均属开源,并无太高的一次性采购部署本钱,然而持续运行维护的本钱,尤其是电力和存储,至少对于BTC这种公有链来 说并不低。区块链技术门槛高,通常由技术口主导和引领,对此,传统金融行业可能并不适应。区块链对于高吞吐量、低延迟种类的大规模集中撮合场内业务,在性 能上还没办法与传统的高性能买卖系统相比。除此之外,在数字虚拟货币范围,央行尚无明确表态,不确定原因偏多,存在肯定政策风险。

个人建议,区块链的推进,在数字虚拟货币政策尚未明朗的状况下,宜从周围、场外做起,从流动性低、政策壁垒低、监管需要低的范围做起,从不涉及资金结算或有明 确支付通道接口的范围做起。但尽管这样,区块链还是遭到了全球各大银行、各大券商、各大交易平台的常见关注。金融“主战场”使用区块链的呼声依旧非常高,国 际上角逐激烈。这里面存在很多的机会,无论对技术还是对业务都是这样。我感觉,最近来看,区块链在主战场上以“叫好”为主。而在广大周围、场外,区块链会 以“叫座”为主。大伙可以多多关注,从中找到是我们的机会。我本人现已退出上海证券交易平台,从事区块链有关业务已经没有体制内的不便捷。期望感兴趣的 同道一块推进这一事业。

近期,大伙谈论比较多的一个热词,就是“区块链”。经过了BTC的热门和被打压的冰火两重天将来,有一段时间的静默期。然后,大家就看到了区块链的高调来 袭。BTC的核心技术体系,就架构于某类特定的区块链之上。但,这次区块链之火,并非BTC的容易的卷土重来,而是身披“价值互联网”的彩衣、背靠“共 享经济”的大树,乘着“网络金融”的东风而来。

看着“区块链”这个充满着“理工男”技术色彩的烧脑术语,可能大家不少学金融出身的朋友感觉大惑不解。这个词真的跟大家有关系吗?假如真的有关系,为何 必须要用这么没金融内涵的冷冰冰的语汇呢?其实,对于blockchain这个英文术语的汉译,不是无人想过用愈加有业务感觉的译法来代替。在中国 的区块链圈子里面进行的命名投票中,就有过“账链”、“共识链”和“公信链”等选项,其中的“公信链”居然还拿到了不低的票数。但,这三个选项获得的票 数加起来,也没原汁原味的“区块链”的票数多。


数字资产可以举出以下种类:

(1)股权、债权、期货期权合约、基金份额、理财商品等传统资本市场中资产权益的数字化证明。

(2)地契、房契、贵金属、农商品等大宗资产凭证。

(3)数字化的艺术品、游戏装备等。


区块链,就是一套同时满足这部分需要的技术体系。


对于数字防伪的需要,BTC区块链使用逆向求随机散列函数特解的方法,在数据块之间打造基于密码学的勾稽关系。密码学原理保证了除非用蛮力,现在尚无捷 径获得随机散列函数特解。这就等于在下一个数据块中嵌入了上一个数据块的“票根”,要计算出这个“票根”,上一个数据块还需要包含一个由业务数据和票根 格式所一同决定的随机防伪码。

这种勾稽关系的打造,就是用特定数目的计算资源(俗称“算力”)的证明,也叫“工作量证明”。可以想象,一个一个的数据块根据如此的勾稽方法串起来,就 是它们对应的“算力”按给定顺序叠加用的证明。任何一个数据块上的数据被篡改,这种勾稽关系就被破坏,重新打造这种勾稽关系所需要的算力,和被破坏的数 据块距离当下时间的间隔成正比。越是久远的历史,篡改起来越是得不偿失、力不从心。

对于身份认证的需要,BTC区块链使用不需要根CA签发的公钥密码体制,让每一笔记录的价值转出方用我们的私钥对记录进行签名,形成一个“验证码”字段,连 同下一笔记录的价值转出方的公钥一块,放进下一笔记录。于是,每一笔记录都被其价值转出方通过“亲自”签发“验证码”,与下一笔记录勾连起来。

对于时间顺序的需要,BTC区块链使用块内通过“验证码”勾连,块间通过“票根”勾连的方法,形成完整的时序。当然,链式结构并非唯一类型的时序,有些区块链技术体系也使用非“全序”的“有向无环图”结构。

共识的达成,基于数学验算办法的公开一致,使用多数决定、长链优先的原则,确保正确的数据永远学会在优势算力或优势权益手中。

对于容灾构造的需要,BTC区块链使用全网角逐性记账的方法,在块内,对每一条记录,是一人“写书”,别的人“抄书”。在块间,是角逐求解,集体验算。使用无中心服务器的对等互联网,对加入互联网的计算节点动态开放,愿来就来,愿走就走。

BTC区块链是诞生早、迄今为止遭到充分检验的区块链,但并非唯一的区块链。

区块链分公有链、私有链和网盟链三种。公有链是完全开放的,既可以说是无人掌控,也可以说是由所有参与人按规则掌控。私有链是由单一一家权益实体掌控。联 盟链是由若干家(范围通常来讲是封闭的)权益实体掌控的。几个区块链可以使用同一套技术体系,但各有自己专门的用户群体和运营实例。

公有链需要是“去中心化”的,私有链是完全不必“去中心化”的,而网盟链则可以有限度地“去中心化”。至于私有链,去不去中心化都可能不是个问题。去中心 化意味着其成员“不以相互信赖为基础”,仅靠对数学、算法、机制的信赖来拓展业务。“去中心化”与“分布式”不同。它并非一个技术定义而是一个业务概 念。

大家看看区块链有什么典型应用方法:数字虚拟货币。

(1)区块链是BTC的核心技术;

(2)BTC的问题主要地不是区块链的问题;

(3)区块链作为一项革新性的技术有其不可低估的正面价值。

因此,不可以把区块链和BTC混为一谈,不可以把挖矿炒币的社区和借助区块链技术为各类社会活动提供低本钱高可信的信用基础设施服务的社区混为一谈。事实上,区块链定义夺走了被觉得本是BTC的眼球资源和风投创资金投入源,某种意义上还是BTC定义的角逐者。

虽然应用范围极其广泛,大家今天的推荐还是把区块链的功能聚焦于“账”。账,是价值产生和转移的历史记录,在人类社会的漫长历史演化过程中,在科技进步推进下人类关于价值产生和转移的信息载体不断进化,形成了一些人“记账”、另一些人“认账”的社会分工格局。

基于全社会对政府公信力的信赖和政府公信力对特定“记账”主体(如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背书,形成了一系列“中心化的”账本。然而,一旦大家对政府的公信力存疑,或者是业务延展到了公信力鞭长莫及的地方,这种中心化的记账模式和中心化的账本就没办法用了。

对于“记账”,基本的需要有四点:

(1)内容真实,不容伪造和篡改;

(2)主体明确,不容抵赖和仿冒;

(3)顺序了解,价值产生和转移的时序严谨;

(4)有备无患,账本不只有原件还有若干副本,原件与副本内容一致,原件不可用时副本可以顶上。

对于“认账”,也需要打造四点基本的共识:对于账本内容的真实性有共识、对于主体身份的真实性有共识、对于账目之间的时间顺序有共识、对于原件和副本之间的一致性有共识。

在数字世界,对于数字“账本”的记账和认账,又多了一层技术含义。尤其是记账的主体和认账的主体处在无信赖基础的关系下时,技术(数学)是打造这种信赖的 唯一桥梁。用数字防伪技术来保证内容真实、用数字签名技术来认证主体身份、用链状结构来确定数据记录顺序、用分布存储来打造容灾体系构造,同时用多数决定 的“共识算法”来预防客观或主观缘由致使的账本的分裂。

为何会如此?其理由有3、

(1)这个范围占主导地位的力量还是技术职员,技术是在引领业务而不是在服从和跟随业务,如从命名上抹杀技术色彩,将与实质话语权错配,因此广大技术职员本能地抵制。

(2)区块链的应用范围可能远不止金融,而是开始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很多范围,譬如公证、电子政务和点对点社区生态;区块链的基础功能也会远不止记录静态的数据,而是渐渐把可实行的数据(智能合约)也囊括其中;

(3)即便是在金融范围,区块链也是第一在游离于主战场以外的90后“荒蛮之地”成长起来的,它迫切需要一个90后的标签,而不带金融内涵的“区块链”恰好是一个适合的选择。大家预计,伴随区块链影响力的不断壮大,这个叫法在可预见的以后还会持续下去。

从定义的源头来讲,应该是先有区块链,后有BTC。从定义的时尚来讲,则是先是BTC,之后才是区块链。说到区块链,总要回答一个基本的问题:区块链与BTC什么关系?我想用三句话来概括:

(4)数字版权。

事实上,一个既包含数字资产登记和转移、又包括数字虚拟货币的登记和转移的区块链,就可以承载一个或多个交易平台。虽不包括数字虚拟货币,但拥有与支付通道正常对接接口的区块链,也一样可以拓展法律允许范围内的资产买卖业务。

数字虚拟货币分三类型型:

(1)自我发行的数字虚拟货币,是一种独立于各国法币的“在野”货币,有独立的发行步伐、发行方案和独立的汇率。典型例子是BTC。

(2)锚定法币的数字虚拟货币,这等于法币的一种“代币”,可以类比各种购物卡、消费卡,可防止复杂的支付接口,在链上直接用来支付。

(3)等同于法币的数字虚拟货币,可能央行正在研究的数字虚拟货币与此愈加接近。

相关推荐